[新传说] 死了倒比活着强" />
好青海快三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新传说] 死了倒比活着强

快三平台

时间:2015-09-07 来源:admin 点击:次

  活着时被儿子嫌弃的花心老爸,死后却成了两个儿子你争我夺的“香饽饽”,到底是什么改变了儿子们的心意?
  
  不靠谱的爹
  
  张老板名叫张七点,生意做得挺大。不承想,今天在市长面前,竟然跌了大面儿。说来也怪他爱出风头,重阳节到敬老院慰问老人,张七点偏偏走在最前面和市长肩并肩,在这个日子,市长难免也亲切地问候了他的爹娘。张七点急忙感谢领导关怀,客气地回答说:“还好,还好。”市长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,问张七点:“有个副局长叫张十点,和你名字很像,你们是不是兄弟?据说他老爹独自一人在外租房子住,儿子们不管不问,比你可差远了。”张七点的脸一下子红了,在随行的领导、商界精英的哄笑声中,他含含糊糊地说:“是,嗯……不是。”样子尴尬极了。因为这个张十点,还真的是他同父异母的兄弟。
  
  张七点是早晨七点出生的,这个没谱的爹张司机,就给他起名叫张七点。七点的娘气愤地说:“你这个人,真是个十三点!”张司机想了想,笑了:“不幸被你言中,我是下午一点出生的,可不就是十三点?”在张七点很小的时候,他爹就离婚抛下张七点和七点他娘,又娶了一个媳妇,不到半年就给他生了个弟弟。张七点的这个弟弟是十点出生的,没正行的爹依旧懒得动脑,直接起名叫张十点。
  
  不久,七点听说他爹故伎重演,又勾搭上一个路上搭车的小寡妇,依旧不负责任地离婚走了,留下了十点和十点他娘。俩娘和俩儿子,再也没花过张司机的一分钱。
  
  世事难料,很快司机这个行当不吃香了。这回,轮到七点的爹被人抛弃了。小寡妇嫌他没本事,攀了一个在税务局上班的高枝后,像甩鞋一样把人到中年的张司机甩了。张司机没钱没势,只好租了个便宜的旧房子聊以栖身。喜讯传来,七点、十点和各自的娘,不约而同地吐口唾沫,恨恨地说:“该!”
  
  张七点很快长大了,高中毕业后参了军,退伍后用转业费做了点小生意,没料到生意越做越大,不到20年,就成了这个城市有头有脸的大老板。不过,七点和他爹却依然很少联系。
  
  互相推诿
  
  今天因为老爹丢了脸,活动一结束,张七点就直接驱车去找他爹,到了那里,七点发现一辆高档小轿车已经比他先到一步了。七点看见十点下了车,看来,市长的批评传得很快,十点也就是因此而来。七点犹豫了一两秒,连忙跟了上去。他们的爹没在家,房东说老头近来身体不好,可能去医院看病去了。
  
  七点和十点脚跟脚出了门,站在门外聊了会儿天,张七点早就听说弟弟张十点也很有出息,名牌大学研究生毕业后,又入党又做后备干部,不几年工夫,年纪轻轻的竟然做了某局的副局长。十点倒不生分,给七点说了不少心里话。
  
  后来七点抽空见了他爹几次,把他接回自己家别说自己不同意,就是老娘也是通不过的,可让他爹继续独自一人租房子,传出去脸上又不好看。七点终于想了个办法,把他爹推给十点,这也是他的爹呀。他试探着给老爹商量:“你要不给人低个头,回十点家吧,钱我可以负责。他有个在外租房独过的爹,对他的干部考察很有影响,他都过不了孝德考核这一关,以后还怎么升官儿?”父亲一听,瞪了他一眼,气急败坏地回答道:“十点倒说让我给你娘儿俩低个头呢,要多少钱他来掏。他说他娘恨死我了,这辈子都不愿意再见我一眼,而你生意做那么大,我在外独自租房影响你的商业信誉,让你生意都做不成了。”看来,兄弟两个这是踢皮球一样,都在往对方那里踢老爹呀。
  
  正在为难之际,七点突然接到了房东打来的电话,说他老爹得了急症,已经被急救车拉去抢救了。七点又赶忙通知了十点,兄弟俩立马分头赶到了医院。到了医院一问,老爹已经去世了。医生说估计是半夜突发脑溢血,当场就不行了。弟兄俩相互看了一眼,不约而同地出了一口气。旁边的医生本来拿了几张纸巾,要送给他们擦眼泪的,可看着他兄弟俩如释重负的表情,摇了摇头,百思不得其解。
  
  七点和十点把老爹拉到了殡仪馆,亲朋好友、同事同行、上级下级、左邻右舍闻讯纷纷前来吊唁,他俩身穿重孝,也是一脸的悲戚。也就在这时,他们才感到头上的孝帽子竟然是那么荣耀。十点想和七点商量老爹的后事,七点不以为然地说:“有啥商量的,一把火烧了后,骨灰就在火葬场存两年,然后随便找个树坑埋了就是。”十点忍不住笑了:“我也正是这个想法呢!”
  
  骨灰成宝
  
  这天夜里轮到十点守灵,七点回到家后,发现老娘心神不定、欲言又止。七点忙问老娘有啥事。老娘“咳”了一声说:“按说你爹真是坏透了,死有余辜。可是这个老东西再坏,也是你的爹呀,你还是应该买块墓地把他好生埋了,你又不缺那个钱。”七点不同意,硬着脖梗说:“他既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,更没有尽到做丈夫的责任。让您这辈子为我吃了多少苦,你同意了,我也不答应,让我下地狱也不答应。”
  
  老娘无奈,只好说了真话:“七点啊,不管这个人生前有多坏,可他是我的男人。你娘我生是他的人、死是他的鬼。按照民间老规矩,你娘以后死了,还得和他葬在一起才行啊。你要不同意,娘可就真成了死无葬身之地了。”七点挠着头惊愕了半天,连忙安慰他娘说:“如果是这样,您老放心,我现在就去安排,在龙凤湾陵园买块墓地,风水极佳,保证万事俱备,不欠东风。”老娘还是不放心,说十点他娘恐怕也要这么想呢。七点想了想:“放心,我有办法。”
  
  把老爹火化完了的时候,七点一直亲手捧着骨灰,十点主动去办手续。不一会儿,十点出来说:“哥,人家要身份证,我没带,把你的身份证给我。”七点是个做大生意的,把身份证看得比较重,轻易不把身份证交给别人。他把骨灰顺手交给十点,假装在身上摸了摸,迟疑了一下说:“干脆,让我去办吧,省得让你掏钱。”十点不以为然:“咱弟兄两个,就别说钱不钱的了。”
  
  等七点办完手续出来的时候,只有一群亲友还在等着,十点和骨灰一起不见了。七点连忙问:“十点呢?”大家说:“十点说他先过去了,让你办了手续一起去。”七点暗叫一声:“不好!他这是让我去哪儿啊?我也没告诉他墓地在哪儿呀!”
  
  七点撇开众人,找一角落强压着怒火挤出一点生硬的笑容,打电话问十点:“十点,你怎么不等哥?你在哪儿?”十点也亲热地说:“哥,就在龙凤湾陵园,我等着你。”七点听说是龙凤湾,这才放了心,领着众亲友浩浩荡荡地奔了过去。
  
  七点领着众人到了龙凤湾,发现十点已经把骨灰放进去了。等走近了,七点真是哭笑不得。没料到十点也悄悄买了一块墓地,也在龙凤湾,而且紧紧挨着七点买的那块。双方很多有头有脸的亲友都在现场,七点不好发作,勉勉强强把仪式举行完了。等客人们都走了,七点拍拍十点的肩膀,啥也没说就离开了。
  
  七点回到家,老娘关切地问:“怎么样?都弄好了?”七点气愤地说:“原本我一直拿着骨灰,谁知办了个手续,就让十点把骨灰拿走了,他也在龙凤湾陵园买了块墓地,要把骨灰和他娘合葬。”老娘听到这儿,手突然捂着脸“呜呜”哭了起来:“我好强了一辈子,难道死了要埋在旁边?那是给人做小老婆的位子啊!”七点一听,慌忙给老娘跪下了,拍着老娘的膝盖安慰她说:“您别急,别急,我明天一准给你争过来!”
  
  第二天,十点接到龙凤湾陵园的电话,说他哥嫌骨灰盒档次低要换一个,打开预制板把骨灰拿走了。十点一听就急了,马上赶到了龙凤湾陵园,到了墓地一看,果然预制板的盖子被撬开了,里面只剩了一个空空的骨灰盒。
  
  十点压抑住自己的愤怒,马上给七点打电话,说:“哥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儿呢,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,也不怕传出去丢脸?”七点“嘿嘿”干笑了两声,有些自嘲地说:“十点,你哥没什么文化,本来悄悄买好了一块墓地,是不想让你花钱。再说,你说你妈她老人家那么恨老头,发誓一眼也不愿意再看见他。所以,我就想着咱就别惹她不开心,给老头随便找个地方打发了吧。”原本十点抢骨灰在先,事到如今也真的没啥好说了。
  
  晚上吃完饭,十点忍不住把七点抢骨灰的事给他娘说了,他试探地问老娘:“本来都按我的计划弄好了,想着您老百年以后和我爹合葬,谁想到七点他做出这种事。要不,咱和他商量商量,把骨灰分开一家一半?”老娘沉默了半天,豁达地说道:“哎呀,真没想到,老头活着的时候,你俩推来推去谁都不养,死了烧成了灰却成了宝贝,你俩抢得都撕破了脸。算了,把那把灰都让给她吧。也难怪老百姓常说:养生不足以当大事,唯有送死才可以称得上当大事。既然谁都知道你给你爹送了终、当了大事,其他的你就别为难了,争那一把灰有什么用?老娘不稀罕!”老娘说完,换了鞋就下楼锻炼身体去了。
  
  十点没想到老娘这么深明大义,感动地在屋里走来走去。到了阳台上往楼下望去,隐约看见老娘正在和邻居一个帅气的单身老头跳广场舞,样子开心极了。十点立马返身回屋,拿了电话给七点打了过去:“哥,不好意思,你拿的那个骨灰是假的,真的骨灰还在墓坑角落的那个沙堆里呢,你明天再去拿吧。”